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4|回复: 0

挽歌行 fly11zh2

[复制链接]

1831

主题

1831

帖子

5638

积分

独孤求败

Rank: 8Rank: 8

积分
5638
发表于 2019-8-15 07: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大元朝十年阳月,文帝病薨,传遗旨废悯太子,着禹王继位,史称轩帝。同年葭月,轩帝下旨,令南楚世子上京,封官左徒,辅政帝王之业。  红色五月 再掀暖风热潮!  

  大元朝十一年,轩帝推行先文帝的养息生民政策,次年,废百家独儒术,第三年,颁推恩削诸王,第六年,盐铁官营集权中央。   

  大元朝十七年柳月,南楚、东鲛与西戎三诸侯会师河源府,歃血结盟,榴月起兵逆反,一举北上。   

  大元朝十八年梅月清晨,帝都城破,轩帝所在昆仑殿走水,红焰焰的照亮了半个帝都,直至夜里三更,一场大雪覆灭了整个昆仑殿,也埋葬了时近两年的血泪河山。至此,大元朝彻底覆灭,东林皇室不复存在,南楚,东鲛与西戎三分河山,各自偃旗息鼓,休养生息。   

     

  ◆第一章:东治疗白癜风的办法多不多门行   

  东鲛国与西戎国交界的边陲商丘小镇。   

  一袭青衫仗剑,南娘在“逍遥”酒馆已经坐了一个上午,桌上未动过的一荤三素菜肴被店小二温了又温,早已经失去了刚出锅的色香味。   

  她目光闲散的落在酒馆对面的屋前,年轻的男子在屋前徘徊数次后终于进去了,没一会又跌撞走出来,追着他出来的还有抱着嗷嗷待哺孩子的女人,女人抓着他的袖子尖叫:“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哺糜。苍天在上,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和黄口小儿!”   

  男人一顿,转身无奈的甩开女人的手,指着自己初见斑白的双鬓说:“你看看我现在的模样,年少生白发,这样的苦日子我还能不能带着你们活下去。如今我去了战场,你和小儿去郡衙领些补助或许能活下去!”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毫无顾忌身后的妻儿。   

  活脱脱的一出东门行在眼前上演,南娘轻轻的口气,叫来伙计把桌上刚刚温热的饭菜端去对面屋子送给那母子,不一会伙计回来向她传达了女人的感恩,她温温一笑,把十文银子放在桌上要结账。   

  “姑娘不继续等了?”伙计收了钱诧异的看着南娘,这女子每天都会点上一荤三素在酒馆呆一上午,但却从来没动过一筷。这不是等人难不成是有钱没地方花或者专程来这里看人生百态的戏,看她打扮也不似有钱人家的小姐,这气质还有仗剑的模样倒像是江湖儿女。   

  南娘点点头:“明天再来。”说罢理了理衣裳走出去。   

  时为杏月,若是在南楚国,定是“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的好时节,只是在这商丘,兵荒马乱的边陲之地,只有荒凉的烟草和黄土,唯一值得一说的便是一年一度的“修奴场”。   

     

  ◆第二章:修奴场   

  东鲛国陕西专业白癜风医院有三宝,一为沧海鲛人泪,二为灵山玉骨香,三为商丘奴隶场。   

  每逢杏月十五,正是奴隶场交易最盛的日子。来自天南地北的侯门官家,都会乘着香车宝马来这里挑选奴人。或许是年轻美艳的少女,或许是清秀俊美的少年,或许是魁梧高大的汉子。交易成功之后会在奴人的手腕上烙下主家的姓氏,从此生死不由自己命。   

  人山人海的奴隶场,这是南娘除了逍遥酒馆外也常来的地方。换了一袭玄色的长衫,发髻高束装作寻常男子,丰神俊朗引得身畔公子小姐不断侧目,若不是因为仗剑而行怕是早有人上前搭讪。   

  路过一家铁栅栏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前几日在“逍遥”酒馆见过的男子。原道是去上战场,却是没骨气来到奴隶场,只为求得好人家一日三餐温饱解决。这东鲛国,这天下,没了那人,竟然沦落成这样。   

  忍不住的她走到男子的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有疑惑有惊喜的眼睛说:“属累君两三孤子,莫我儿饥且寒。有过慎莫笪笞,行当折摇,思复念之!”   

  男子一愣双眼一闭,等得想明白后张开眼已不见跟前人,一时间悲怒交汇终是无奈叹息一声后便把目光寄托在来往的华贵衣裳人上。在他的身边,有同龄年轻的男子脸上表情如同方才的他一样,惊喜,愤怒,悔恨,还有多了的杀气,只一瞬间他便恢复一惯的木然。   

  “竟然真的是你!”一晃眼,走而复还的南娘突然的出现,她热切的看着面容恢复平静的男子,如果不是刚刚的驻足,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目光呆滞衣衫褴褛的男子会是记忆里那器宇轩昂眉目明朗的少年。   

     

  ◆第三章:旧人面   

  南娘想过无数次与那人重逢的情景,也想过会是在奴隶场,因为他曾经最常说的是要废了这人吃人的规矩,所以过去他经常带着她前来这里,说是只有站在这里才能知道装着天下的心有多痛,才能晓得自己应该怎么做。可是,南娘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铁栅栏其中一员,被人锁上镣铐关在里面任人挑选。   

  南娘直接从奴隶场抢走了他,随身的挽歌剑一出,劈开栅栏挑开他手脚的镣铐,牵着他的手然后开始了逃亡,直到后面追兵再也跟不上来,直到他甩开她的手,神色呆滞问:“你为什么要带我出来?你是谁?”   

  他竟然不记得她了!南娘不知道是幸或是不幸,但是能中科爱的秘密图画大赛开始投票啦见他活着便知道是最好的。于是,她温柔的看着他,笑:“我是商南歌,宫商的商,南北的南,挽歌的歌。”   

  “你认识我?”他依旧是目光呆滞的问:“你知道我是谁?”   

  “林北,东林的林,南北的北。”南娘说:“林北,我是你娘子。”“林北,我找了你三年,你终于出现了!”   

  南娘温柔的站在林北面前,仰头望着高高的他,然后慢慢的抱住他的腰身,眼睛里突然泪如雨下,方才压抑的紧张瞬间消失,她把脸深深的埋进了对方的胸膛。所以,她并没有看见年轻男子眼里,呆滞不在,取代是的深深的厌恶和憎恨!   

     

  ◆第四章:温柔眼   

  南娘带着林北在商丘住下了,白天她带他去灵山采药,晚上她教他习字练剑,偶尔她会带他去逍遥酒馆吃一顿。巧月的某天,两人正在酒馆用餐的时候,酒馆突然请来了一位老人说书,跟在老人身边的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带着垂纱的斗笠,隐约可见艳丽的容颜。太原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老人说的不过是前朝野史杜撰的才子佳人故事,南娘听着兴致阑珊,倒是林北听得津津有味,许是近来她的教导有方,现在的林北眉眼间已经没有刚开始的呆滞,且剑眉星目里逐渐有了耀眼的神采,众是青衣布履,也是引得许多注意。   

  听书回家的夜里,和往常一样习字练剑之后林北去给南娘做一碗乌豆蛋酒汤,那是专治她体寒之症的汤药,以往常是她自己做的,最近林北学会了倒是自动的揽过去。隔着纸糊的窗户,南娘看着灶炉前忙碌的身影,曾几何时,说过君子远庖厨的他竟让会为了自己去洗手作羹,在这清贫的蛮荒之地。   

  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极限玩家  

GMT+8, 2019-12-13 06:37 , Processed in 0.20291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