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26|回复: 0

父亲教我学会宽容

[复制链接]

1136

主题

1136

帖子

3435

积分

独孤求败

Rank: 8Rank: 8

积分
3435
发表于 2019-8-15 09: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梅子


  

  父亲教我学会宽容

  一

    

  我的父亲名叫肖建长,今年六十六岁,是濮阳市高新区焦尔寨村一位普通的农民。厚道本份,横竖都行,扁圆都中,谁家有了困难都会想起父亲,囊中只有一碗米,谁饿了都能分杯羹,人送外号“老好人”。

  父亲生于1942年的春天,灾荒之年吃饭成了人生第一要义。爷爷奶奶都是自小丧失父母的苦命人。爷爷十二岁成亲娶了十七岁自幼没娘被嫂子嫌弃口粮的苦命女。那时候太奶奶尚在,她主要看重的是奶奶当年的大个子与少有的水灵,个大力不怯,十七岁的奶奶嫁过来便成了给爷爷全家养家糊口的顶梁柱。不甘被饿死的爷爷与别人一道去山西贩卖粮食走了,一去三年音讯全无。奶奶为了父亲的活命,去了多年不曾走动的娘家,跪下来肯求嫂子收留她,条件是养活自己的儿子,她自己愿意当牛做马干所有的活计。

    

  父亲七岁那年也上了几天的学,由于家里的弟妹需要照顾,诸多牲口等着草料,自小对爷爷惟命是从的父亲,便负责养这些赖以糊口的猪马牛羊。一个牲口没吃饱,父亲便要挨打,爷爷能干但脾气很大,父亲便是在这威慑声中,劳累而怆促地走完了他的童年。十四五岁时正赶上大跃进,父亲和成年劳力一样,在家乡的黄土地上挥汗如雨,干一晌活,分得一个窝头或菜饼子,父亲从没有象别人一样一口气吃完,喝上一碗凉水也饱它一顿。他每次把馍或饼子分成三份,拿到家给最小的二姑和我调皮的三叔各吃一份。父亲克扣了自己的粮响,亏待了自己的青春,救活了二姑,养大了三叔,而自己却多次饿晕在田间地头,我是听和父亲一块干活的二大爷说的。

    

  二

    

  生活的苦难让父亲过早地懂得谦让和宽容,然而精明能干的爷爷却不喜欢他,在他的眼中,父亲是最窝囊的最没出息的一个,只知道退让不懂得争取,是一个手头松顾不了自己还要顾别人的傻子。据奶奶讲,我大姑在城里上学,一个星期送一趟馍大都是父亲去的,三十多里黄土地,父亲用他那双不知辛劳的双脚早上走晚上归,就这样一走就是三年,直到姑姑毕业。问过父亲曾有过什么感想在去给姑姑送馍的路上,父亲总说,那时候有啥念想啊,就是觉得你大姑聪明爱读书就让她上呗,总比睁眼瞎好啊。

    

  分家的时候,爷爷有意把老家的庄基地全留给三叔。我的老家是一个集市,门口就在集市的正中,在爷爷眼中三叔聪明狡猾鬼点子多,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这个能招揽生意发家致富的风水宝地,留给三叔是最恰当不过的了。留给老实巴交只知退后不懂进取的大儿子简直就是浪费。爷爷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父亲从家里搬了出来。不名分文,东借西凑填平了一个大坑,用土混泥外包砖垒起了三间在当时来说已是很不错的房子。父亲和母亲挑家单过的日子开始了,母亲从九岁没娘跟了妗子长大,父亲对母亲的谦让更是一生一世。

    

  当我们姐妹和二爷爷家里的叔叔姑姑稍大一点的时候,我父亲刚松了一口气。灾难又来了,我的吃皇粮的二叔奢成性服毒,扔下我刚过三十的婶子和三个孩子。天塌了,父亲在二叔的坟上哭晕了,老天爷呀!年轻的婶子跪在我家痛哭失声,再嫁舍不得孩子,两个妹妹,一个六岁,一个五岁,一个弟弟才一岁多,地怎么种?活怎么干?水怎么挑?我家和二奶奶家现在又加上二婶子家,光挑水,这一件活,就成了父亲每天早上的必修课,三家的水缸挑满了,父亲才算完成了任务。地里的庄稼呢?浇水耕地,收秋种麦,年复一年,日子从指缝间悄悄溜走,四十多岁的父亲头上过早地有了花发,这让父亲看起来老了许多。这些苦累在父亲眼中它就是庄稼人的本份活,从未在意过。

    

  三

    

  二奶奶家的叔叔上班了,我们姐妹也大了,父亲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我的堂弟堂妹也大了,父亲如释重负,笑容不自觉上了眉梢。但慢慢地父亲发现,我二婶子和他单亲教育下的弟妹们对我家越来越疏远了。以前因为孩子小,上地里干活,是我母亲在家做饭并带着一岁多的堂弟和妹妹。活是一起干,饭是一锅吃,光作伴睡觉我就在二婶子家睡了三年。堂弟堂妹们最初听故事的来源,就是我在学校里的现发现卖,当年没有油性皮肤得白癜风的几率比普通人有什么区别电风扇,热的睡不着,大妹妹就是在我的手摇扇子的关照下睡着的。可是一向精明的二婶子怕以后要偿还这份人情,早已酝酿了一个出卖做人良心的谎言。她在外缝人便说,大伯子白癜风的治疗途径哪种最权威,也就是我父亲,给我们干活这几年,是为了还债,说是我二叔活着的时候,给过我们家一大笔钱,父亲因为没还上这笔钱,才包揽了她家的活计。

    

  二叔已经死了,这弥天大谎已经死无对证了。听着人家的议论,看着邻居们将信将疑的目光,一下子从施恩变成了还债。几年的辛苦医院专家阐释是否遗传啊!付诸东流。父亲在二叔的坟上长跪不起“二弟,哥哥对你尽心了,你的孩子也长大了马上要接班了,我没指望他们孝顺我,可不想他们误解我,我不图啥,就图咱哥俩个地下相见时,我有脸见你就行啊!”

    

  因为二叔不在了,婶子就说过对老人活不养死不葬。爷爷和奶奶病倒的几年没有喝过她一口水。三叔做买卖很忙,伺候老人的任务自然就是父亲的了。爷爷和奶奶相继去世了,老家时兴过大事,银川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是哪家父亲在和三叔商量未果的情况下,自己一个人拿出了所有积蓄过了事。事后见的礼物却一分三份,我不知道二婶和三叔是什么心情在他们搬东西的时候,却看见在外地工作的堂弟堂妹单位来了不少人,看笑脸知道他们收入颇丰。父亲说不管怎么着你二婶舍弃青春养大了你二叔的三个孩子,咱们家才人丁兴旺,我们没有理由不感谢她。

    

  邻居们说父亲是有难了才被人想起的角色,父亲说自己一辈子就图个过的踏实。经历过苦难,还有比现在的日子更舒心吗?他根本没把物质上的沾光当成回事,也没把自己的付出放在心上。父亲的豁达和谦让,让我在四十不惑的今天才明白,人生,最大的美德是-----宽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极限玩家  

GMT+8, 2019-8-24 08:34 , Processed in 0.20126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