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7|回复: 0

十年一诺 dvwn5qqb

[复制链接]

1812

主题

1812

帖子

5677

积分

独孤求败

Rank: 8Rank: 8

积分
5677
发表于 2019-8-15 09: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里,空旷到一片虚无,这里,没有一年四季,这里,是世界的终极……闷油瓶还是穿着那套向我告别时的黑色卫衣,依靠在这里唯一的一个建筑上……一颗……长满铃铛青铜古树。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看见树下的人动了,闷油瓶睁开眼,目光却没有焦距,只有淡漠,冷到极致的淡漠……缓缓地,那双眼眸又慢慢闭上,依然是双手环胸,身姿一点儿未变。   

  面变得模糊,还是那颗树,还是那个人,还是那青铜古铃,叮铃一声,已是这里唯一的声音。   

  “呼~”我悠悠转醒,四下一看,正是杭州的家中,八九点钟的太阳恰然升起,照耀着每一个或青春或垂老或悲痛或神秘的灵魂。   

  “张起灵……”   

  我顺手拿起床边一杯水,起床,穿衣,一切照旧,十年了,那个梦伴随我十年了,“时间,终于到了。十年了啊~”   

  “按照承诺,本该是轮到谁?”   

  “你”   

  ……   

  “如果十年后你还记得我,就拿着这个来找我,说不定还能见到我”   

  ……   

  我一直都知道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这十年来,三叔没有回来过,或许永远都回不来了,我接替了三叔的产业,倒也倒了不少油斗,树立了威信。突然明白当年三叔的心情了,是啊,太累了,你得提防着各个的小计俩,也得应付下斗时遇到的各种状况,且必须做出判断,没有潘子,没有三叔,也没有当年陪在身边的人了,或许人年纪大了总会有些许感慨吧。即使会碰到不少难题,但现在的我,也应该足以应付了。   

  我收紧了身上的装备包,目光遥望窗外某个方向,然后变得坚定,“目标,长白山!”   

  “天真!你胖爷爷来了!”胖子那独特的大嗓门响了起来,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但有些时候,它却毫无用处,胖子恰好是我最想成为的人,拥有化解痛苦的能力,然而,别看他现在还是大大咧咧的,但我知道,云彩会是他永远的一道伤了,要不也不会十年都没一个女人在身边,这可不符合他的作风。   

  “咱做这行当的,找老婆那是害了人家姑娘,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也别害别人了。”   

  我不会忘记胖子说这话时眼里尽力想掩藏的的痛苦……   

  西冷印社,依旧是寥寥无几的客人,依旧是那本滞销的拓本,可以算的上是十年老店了,处处都透露出一股年代感,当然,排除那个翘着二郎腿的王胖子。   

  “啧啧啧,天真,你和小哥绝对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胖子手捏着我的脸说道“还是那么年轻阿。”我一把挥开他手“那是我天生丽质!”   

  “我说认真的,说不定你真是小哥和哪个女人的私生子。”   

  “你别这样看我,行了行了,胖爷我错了不成嘛,”一个眼神射过去,胖子立马说道。   

  “唉,对了,天真!来点血。”说着胖子包里翻出的……卫生巾伸到我面前,丫的,我差点一口水给喷出来,“你没犯傻啊,被粽子吓的?不像啊?”   
请问什么方法治疗白癜风好

  “你不懂,这你可是不知道你的血可都在外头炒到了天价,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咱放身上以防万一呗”胖子说着就拿起匕首来割我的手一边呢喃着“夏天揣着蚊虫无惧,冬天垫脚上,舒适无毒,好东西啊”我一用力将我的手从胖子的匕首下解救出来“是去长白山,又不去倒斗,哪来那么多尸虫什么的,况且我一大活人,还需要那个?!”   

  “这不以防万一嘛,这次你要进去出不来了,胖爷爷我下次进斗咱办啊,我和你说啊,当年……”懒得仔听他念叨,我拿好装备就往门口走去   

  “那个……吴邪,你又要走了嘛?”这声音很熟悉,毕竟听了十年了   

  “嗯”我不咸不淡应了声   

  “那……我等你,你还会回来的吧”梁静不知为何这次的吴邪和以往不一样了,她感觉这次吴邪离开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害怕失去他,虽然,她从来没有拥有过。   

  “也许吧。”我心中对梁静是充满愧疚的,十年啊,一个女子把她最好的年华都浪费在我身上了,可是,她要的,我给不起,也不想给。总以为她会知难而退,可是我低估了她的耐心,或许,以前的我,会爱上她的吧,但北京白癜风中科院建院多少年那毕竟只是以前   

  “梁静,以后你还是不要来江西白癜风医院地址给我送饭了,这十年,谢谢你。”我看着她手中的食盒,叹了口气,又从兜里掏出一个钥匙“这是你家的仓库钥匙,放心吧,以后不会有人打你们家的主意的”或许,我能给的,只有这些了吧   

  “小三爷……”梁静突地拉住我的胳膊,直视着我的眼睛,我依稀可以看见她眼眸深处的泪光,她握紧了钥匙,苦笑“你真是以为我为了一把破钥匙才陪在你身边十年?!呵,”她语气愤恨道   

  “起码,一开始是这样。”   

  “你,”梁静想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堵在了喉咙里,   

  “为什么,既然知道我是有目的性接近你,为什么一开始不把我赶走?!”梁静鼓起勇气试图给自己最后一丝希望   

  我呆住了,   

  “呵,吴邪,你在逃避,”她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着“十年拉,我还是取代不了你心里那个人的位置,包括对我的视而不见,也只是怕自己会对不起她,是吗?但一开始开始便可以拒绝我的不是嘛?为什么要给我一丝希望,是因为你自己也知道她不可能回到你身边,不是嘛?”梁静还是第一次这么严肃认真的和我说话,我突然感到面对白癜风,勇敢对抗一阵恐惧,好似被她看穿了内心,急忙地抽出手   

  “我该走了”说着,拉着一旁的胖子快速离去,不想转身,但可以知道的是,背后的女子已经是泪眼婆娑,我不是过去那个善良的吴邪了阿,心里低叹了口气……   

  “小三爷……吴邪……你当真…好狠的心。”寂静里,悠悠一句叹息,不知说给谁听   

  梁静:   

  当吴邪准备接手吴三省手里的时,多少人是不同意的,这么大块肥肉,哪容其他人轻易得手,何况还是个小屁孩,对于他们来说,吴三省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拼上来的,而吴邪,不过是沾了点光,空有一小三爷的名号而已,我也只是偶然见过他一面,不知为何,只是觉得并非如父亲所言那番废物,也曾劝过父亲不要和吴邪做对,换来的只是一句“你懂什么”   

 江苏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一直到那天父亲愁容满面回来时,我就知道我的直觉对了小三爷吴邪,倒了九死一生的油斗回来了!就倒出来的明器所言,就算是喝一点汤也足够逍遥自在了,自此,小三爷吴邪不再是个名号!且隐隐有些盖过吴三省的矛头,也是如此,父亲的自此后便常受打压,于是,我便怀着目的性来到了吴邪的身边……   

  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我留在了他的身边,都在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极限玩家  

GMT+8, 2019-12-9 06:18 , Processed in 0.18223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