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2|回复: 0

父亲的生意

[复制链接]

1890

主题

1890

帖子

5909

积分

独孤求败

Rank: 8Rank: 8

积分
5909
发表于 2019-8-16 20: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的生意
      
   
    李铭把父亲接到了城里的家。
    父亲劳了一辈子,母亲过世的早,加上自己这几年的打拼,事业也有了一定成就,李铭很想接父亲过来,让他老人家享享清福。
    老父亲坐着李铭开到村里的小轿车,看着车内的装潢,接着便东摸摸西摸摸,说道:“娃儿啊,这玩意摸起来软绵绵的,不过里面好像是木头,对不?”李铭点点头,说道:“爸呀,还是您老人家有眼光,里面的是木头,桃木。”
    “是桃树的木料?”老人家觉得把桃树搬进这小轿车里,味道怪怪的。
    “是呀,爸。”李铭答了一声,继续开着自己的车,出村子的路有些颠,他不想让老父亲颠着,开得异常的小心。
    “真怪,桃木在里面还摸起来这么软绵,这布料一定很贵……”
    到了家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李铭开了门就冲进去把灯全开起来,一下子就灯火通明,“爸,看!漂亮吧,这些灯都是从很远的法兰西运过来的。”李铭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时,他的父亲脸上有些不乐,有些生气的说:“铭子,你这得花多少电啊!想你妈以前点个灯都舍不得,现在你就这样子糟蹋了?”一番话说得李铭的脸红了一边,他不敢驳父亲,父亲自从母亲去世后就当爹当娘的,养活自己不容易,从内心说来,李铭及其敬重自己的父亲。
    而后老人家用了下马桶,小心地按了下冲水的柄,听着水哗哗的声音,特好听,“娃儿,这声音怎么像咱们家附近涨潮的声音呀?真好听!”李铭经刚才的事后,便不敢说这个马桶是从马尔代夫过来的,只是淡淡的说道:“爸,这马桶好几天前就这样了,我觉着是坏了,也没来得及叫人来修,听着声音怪怪的,不过您喜欢就好。”老父亲听他这么一说,脸上像绽开了花一样,说道:“这样啊,坏了还是得要修的,不过这声音还真好听。”
    于是,李铭家里的进口家具,等离子电视等,全部变成了廉价货,不是二手的,就是看着商店里打折时候买的,李铭这样子告诉父亲的时候,心里还是觉着怪怪的,不过他老人家喜欢就成了,苦了一辈子,该享福了,该顺着他的意思。
    老父亲这几天跟李铭说,自己的胃有些疼,让他去买些药回来。李铭带着父亲去了趟医院,检查完后,医生把他悄悄地拉到后面跟他说,胃癌中期,但人老了,一做手术怕就起不来了,我看这不常见的白癲风原因有哪些
些月还是白癜风专家是如何看待白癜风的
让老人家吃得营养些,玩得快乐些……
    李铭愣愣地点了点头,接着去药房拿了些药就带这父亲,一声不坑的走了。
    也是,父亲已经快九十了,想尽孝的时候,老天却不给时间了。
    李铭问老父亲想去哪里玩,父亲就摇摇头,说:“娃儿,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几天浑身觉得累,怕走不动了,再说,爸也不想去那里,在家里呆着就好了。”
    李铭把公司里大部分的事情交给副手打理,自己尽量多抽时间陪陪老父亲,他也不敢告诉父亲病情,只是说他得了些小毛病,需要保养,还买了许多补品“逼迫”着老人家吃,这样一来,父亲的脸色倒红润了很多,他自然也不感到自己的儿子在说谎。
    一天下午,李铭去了公司,留着老人一个人在家,他呆着无聊,便到楼下溜溜马路,走到一家小卖店前面,眼睛突然一亮,指着那柜台的一瓶饮料问店老板,“喂,老板,你这东重点关注孩子白癜风的科学护理
西卖多少钱呀?”
    “这个啊,三块五。”
    “三块五?这么贵!”
    “是的呀,这是新出的,叫体饮,就是身体需要的饮料,能补充好些身体里的好些东西,当然不便宜了。”
    老人家一听,笑出声来,说道:“老板呀,你上当了,我儿子给我买了很多这样的东西,他也说什么体饮来着,我嘛喝着觉得和白开水没多少两样,而且,我儿子告诉我这东西买来才三毛钱,老板,你自己说,你这不是上当了?你进的这饮料估计也不便宜,呵呵。”
    “三毛钱?老人家,你说笑吧?”小店的老板眼睛惊讶得有些变大。
    “说笑?我都这么大的年龄了,跟你说笑?”这老人是个白癜风图片看了之后是否可以帮助治疗
较真的人,他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好了,好了,老人家,你不说笑,你要是不说笑,你那些体饮,我五毛钱就要了,有多少收多少,就是一块钱都行。”店老板有些不耐烦,急着要打发他走。
    “好的,这么说定了,一块钱一瓶!”
    等李铭回到家的时候,父亲已经烧好了饭菜在等着他了。今天李铭在饭桌上看到了鱼,还有红烧肉,这些东西平时父亲是从来都不备的。
    “爸,今天有什么喜事呀?”
    “这个可喜大了,铭子呀,对面街那个小店的老板有些傻,你三毛钱买的那些什么体饮的,我一块钱把那些东西都卖掉了,总共五箱,我还叫那老板自己过来搬,他还真乐巅巅地跑过来,那人还真傻,爸今天挣了好些钱,那人好像自己挣钱了一样,一个劲地傻笑,呵呵,来,娃儿,今儿咱们吃好些。”说完,老人往儿子的饭碗上夹了一大块红烧肉。
    “爸,这……”
    没等他说完,老人就接下去了,说道:“对了,铭子,你那什么饮什么地方买的?告诉爸,爸这个生意做的不错,挺能挣钱的。”
    李铭愣了下,接着点点头,“好呀,爸还真有头脑,那饮料啊,我是托朋友买的,一次也不能买太多,儿子每次能买的时候给您带过来好了,您就安安心心的在家,好好休养……”
    这以后,李铭隔三差五地跑到超市买几箱体饮,直到老父亲再也忍不住疼痛,住进了医院,他才停了这“生意”。
    老父亲临终的时候,握住李铭的手,说道:“娃儿,告诉你个秘密,爸卖那店主的价格后来提到了一块三,怕是爸的心太黑了,才摊上现在满身的疼痛,娃儿,你一定要记住,以后做人要本分,别跟爸学……”
    老人在疼痛的煎熬中,最终还是去了,李铭对着父亲的尸体,流了一夜的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极限玩家  

GMT+8, 2019-12-8 17:21 , Processed in 0.2078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