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回复: 0

老古的黄昏恋 aunzfy5n

[复制链接]

2904

主题

2904

帖子

8935

积分

独孤求败

Rank: 8Rank: 8

积分
8935
发表于 2019-8-16 20: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假如,真挚的情感能够冷冻,化作一小块儿,储存在心中的某个角落里,等到多年以后,遇见故人,无论昔年的恩怨情仇,得失计较,那一小块儿冰能够融化,将昔年的那份真挚再次流淌,一如初见时,那么,这世上便会少一思烦恼,多一份体谅。佛说,百年修得同船。不知要历经几世几劫,才能换来今生的一场不长不短的相逢。   

  那日晨间,老古早早的醒来了,伸了个懒腰,呆望着天花板上的空白。脑子里却不是空白,而是馄饨的一片,都是昨晚的乱梦搅扰的。窗外没有光线,却是凄清阴冷的一片,好似要下雪,又好似要下雨。十一月份,这个季节,这座老城可能飘雪,也可能飞雨。前几天下了第一场雪,紧跟着那雪就变成了冰冷的雨,整整下了一宿儿零一白天。今日,又是这种死不死活不活,令人透不过气来的郁闷天气。   

  手机响了,却是一条微信:爸,无事,再见。   

  放下手机,老古站起身,披上那身旧皮袄,推开那扇贴着透明胶布的旧窗户,吸起了廉价的烟,喷云吐雾了一会儿,又发了一会儿的呆。直到烟头烧到焦黄的手指,他才蓦然惊醒,郁郁寡欢的回转身,拨通了手机。   

  接通了,对方传来一声问候:“爸,你有事吗?”   

  老古恨恨道:“没事就不能打个电话吗?非要初一十五不成?吉明,你最近咋样?”   

  “爸,我工作很忙!你就别捣乱了好不好?”吉明烦躁不安的说着,随即便想挂断电话。   

  老古却抢着说道:“混小子,你别撒谎!你张姨的女儿现在就在你单位工作,她说,她说,她说呀,你压根就没租房子住,挤在学生宿舍里,而且还不是单间,就是一张铺位!你说说你,虚荣心怎么就那么强?依我说,你也别在外面受罪了,回家吧!我到厂里说一说,给你安插一个岗位。”   

  电话那头停顿了很长时间,终于带着哭腔说道:“爸,你就别捣乱了,成不?”   

  老古气的坐在了沙发上,语重心长道:“吉明呀,你老大不小了,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打着光棍!你是不是以为你才二十岁,青春来日方长?”   

  吉明没好气的说道:“三十岁咋了?我们单位还有四十岁的光棍呢!爸,你就别瞎心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老古气得扔下了手机,双手抱着头,仰靠在沙发上发呆。午后的稀疏光线好似被天宫里的日晷台上的轴牵着,缓缓的从老古的那张老脸上滑过。被那稀疏光影刺得,老古的脑海里好似开幕了,那微黄的停着岁月霜露的屏幕上不住的浮现着吉明小时候的情形。   

  有一次,吉明得了胃肠炎,拉了一裤子黄稠的化学品,老古二话不说,用双手把那条臭气熏天的裤子搓揉干净了,好似变着魔术,片刻后,便让那条裤子散发出了肥皂的香味儿。   

  还有一次,吉明作文考试不及格,被请了家长,老古骑着自行车心急火燎的赶到了学校,挨了老师的一顿批。回来后,老古整宿儿睡不着觉,第二天便给吉明请了个家教,专门辅导他的作文。可辅导了半年,吉明的作浙江杭州治疗白癜风的较好医院文成绩还是一塌糊涂,老师每次都是象征性的给出一个小写的分数,算作安慰怎样才能有效治疗白癜风老古的一份苦心。   

  再大些,吉明便学会了打游戏,整日里跟着一些阿飞似的同学们跑到游戏室里,吆五喝六。老古为了教育吉明学好,亲自在游戏厅里打工帮杂,时刻监视着吉明。吉明害臊了,终于戒断了游戏瘾,回归到了正道。再大些,吉明面临了高考,却因为高考作文成绩拉分,复读了一年。第二年,好不容易考南昌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地址上了一所大学,算是为老古家光宗耀祖了。可吉明的学费和生活费却又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愁得老古整宿儿的睡不着觉,甚至为此落下了失眠的老毛病,折腾了半辈子。   

  那些时日里,老古思前想后,决定下班后去夜市上练摊。他本是厂里的干部,一时间拉不下脸来,躲在摊位后面的电线杆子后面,眼瞅着自己摊位前的人来人往,却始终不敢像其他商贩们那样吆喝着,张罗着。这样一来,老古挣不上一分钱,反而赔了一身的身血,只因为夏夜的蚊子肆虐猖獗。后来,老古终于拉下了脸,随着那些小贩们大声的吆喝着,张罗着,甚至比赛着。没想到,他接待的第一个顾客竟然是厂医院的内科大夫欧阳美丽。那一刻,老古和欧阳美丽都尴尬的站着,四目相对,满眼睛都是话,却都吱吱郑华国就职的就诊医院呜呜的。最后,欧阳美丽竟一股脑儿的收拾起了老古摊位上的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扯着他离开了熙攘的夜市。   

  在一家生意不冷不热的街头混沌馆里,欧阳美丽絮叨不休,嗔怪老古为什么不跟她打个招呼,她在银行里有一张一万块钱的死期存折,不要利息了,取出来,足够吉明三年的学费了!老古不好意思吃小笼包子,只是一个劲儿的喝着碟子里的醋,心里的酸和嘴里的酸搅在了一起,酸上加酸,催出了他的一行酸泪。   

  他和欧阳美丽本是战友,他是侦察兵,欧阳美丽是卫生兵。在部队的时候,他们只是偶尔见过几次面而已。他们真正彼此熟悉却是在进厂之后。只因为吉明小时候身体弱,时常咳嗽发烧,折腾的老古经常半夜三更背着他往厂医院里跑。每一次都是欧阳美丽接诊。时间长了,欧阳美丽便和老古熟悉了。欧阳美丽打听到,老古结婚第十年就死了老婆,一个人带着儿子过,又当爹,又当妈,实在是不容易。而那时候,欧阳美丽的男人却因为过年聚会被灌醉胃出血走了,她从此便独自拉扯着独生女儿,又当爹,又当妈,对于一个女人,相当的不容易。因此,厂里热心的同事们就打算把老古和欧阳美丽撮合到一块儿,毕竟他们都是三十六七的人了。可俩人的心里却都有些结,总觉得自己的孩子会受委屈,索性从此装成是陌路人。想不到,那一晚,二人竟然在夜市上见面了,却是以主顾的身份见面,好似饱含着极大的讽刺,好似逃不出生活秀。   

  混沌店里,欧阳美丽刚刚杭州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提起那本死期存折的事,老古就挥手止住了她的絮叨,坚决不答应。欧阳美丽自是深知老古的那副比驴还强的脾面对白癜风是患者们都要接受的气的,索性故意说道:“就算是你借我的钱,将来连本带利一起还给我!可好?”老古一听,只好答应了,并且立即写了借条,问混沌店里的女掌柜的要了鲜红的印泥,按上了自己粗大的手印。于是,吉明的学费解决了。老古也没有再去夜市上摆摊。可从此却装上了心事,见到欧阳美丽都讪讪的。   

  吉明上大学那几年,功课倒也过得去。可是,他却在大三那年有了女朋友,名叫胡樱花。吉明喜欢胡樱花的那股子恬静,便对她狂追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极限玩家  

GMT+8, 2019-12-7 00:44 , Processed in 0.21626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