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回复: 0

二姐回来了

[复制链接]

2547

主题

2547

帖子

7676

积分

独孤求败

Rank: 8Rank: 8

积分
767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姐回来了
      
   
    二姐回来了
      
       真的,二姐回来了!失散57年的二姐穿着苗家服饰,用手绢不停擦着肿得象桃一样的双眼,说着叽哩呱啦的南方话,在儿子的搀扶下从遥远的云南回来了。其实她姊妹一个,因她大排行第二,所以我叫她二姐。二姐是我堂姐,与我同一个祖爷。
       大街上早已站满了人,大多数是老年人,像敬老院开会。她一下车大家呼啦一声都围上去了。
       “是她,右眼上方有个黑痣,是她!”秃子七爷说。
       “这真是杜村吗?” 二姐下车后迫不及待地问:“村中有个祭天的坛,有个火神庙,村头有棵大槐树和一口井?”二姐嗓子早已嘶哑,浓浓的云南口音没人能听懂。
        娘柱着拐仗哭着问:“你是英子吗?我是你三婶。你爹叫啥?你娘叫啥?”
       “我是英子,我爹叫黑蛋,俺娘叫小兰。村里的坛、火神庙、大槐树和那口井还有没有?”二姐能听懂娘的话,可娘听不懂二姐的话。
       国庆是个走南闯北的人,勉强能听懂二姐的话,他挤到前面说:“井早就填了,坛和庙文革时就拆了盖房了,不过大槐树还在,我领你看去。”
       昔日低矮的毛草屋早就变成一排排的瓦房,弯弯曲曲高低不平的土路如今变成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了。荒山变梯田了,村中的小河早就干涸了,村西的槐树早“走”到村里了……   二姐,你还能请问白癜风的人能吃冬虫夏草吗认出来了吗?
       槐树下是片空地,周围是头皮白癜风头发发白的女性日常护理一排排整齐的瓦房。二姐在儿子和国庆的搀扶下,围着老槐树转了几圈,突然她大喊一声: “我终于找到家啦!”昏倒在地。大家一下子慌了手脚,有人喊二姐,有人喊二姑,有人说快掐她人中,有人说快去叫医生……乱做了一团。
       “我真的回到家了?”二姐慢慢苏醒过来。
       娘抱着二姐的头说:“英子,真是你,真是你,你回来了,到家了,我是你三婶。来,孩子,让三婶替你娘把这给你系上,你娘临终前再三交待俺,‘她三婶,俺这辈子怕是见到英子了,你要见到俺英子,一定要替俺把它给俺闺女系上,俺拜托你了。’这下大嫂可放心去了。”娘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布包,摸了半天,摸出一条早就退了颜咨询一下女性白癜风应该怎么治疗色的红头绳。娘说:“这是丢你那一天你娘给你买了。你哭着要红头绳,你娘给你买去了,你就丢了,你娘哭呀哭,最后哭瞎了眼,爹气死了,娘也哭死了……我苦命的孩子呀!来,三婶给你系上。让你娘安心的去吧。”
       头绳断了。头绳早就糟了,怎么能系?娘哭了,在场的人都哭了。
       “是你卖我的!”二姐一跃而起,象疯了一样跑上前抓住战魁的衣领,大声地喊道:“就是你把我给卖了的!”大家都惊呆了!
       “妈,你疯了?怎么能是他呢?他才多大?咋会卖你?”二姐的儿子拉住二姐的手说。
       “是呀,咋会是他呢,我今年都65岁了,他才多大?”二姐清醒了,慢慢松开了手。
       瘸子六爷说:“是呀,战魁今年还没娶媳妇呢,他能卖你?别说是他,就是他爹也不可能卖你,要说他爷鹳还差不多。”
       “慢,你说什么?鹳?”二姐上前拉住瘸子六爷的手说,“你说原来那个井在哪?”瘸子六爷向旁边移了几步,用拐仗捣捣地说:“就在这。”二姐站到井的地方,看看大槐树,向左右前后看看说:“你说是不是家在那个地方,门朝这边开的那个鹳,我应喊他鹳叔的那个鹳?”二姐指的正好是战魁家的新房。他家的新房是在他家老宅地上盖的。
       “我他娘!原来是鹳把你给卖了,他妈的姓王家没有好东西!”瘸子六爷撅着胡子骂道。“王鹳真他妈不是东西!”平时从不骂人的秃子七爷也开始骂人了。战魁长的不象他爹,却象他爷,和他爷鹳长得一模一样。
       二姐的确是被王鹳给卖的,是战魁他爹承认的,他说是他爹前几年临死时告诉他的。
       那是56年前的事了。那年二姐才8岁,大娘她去王虎村赶集,二姐哭着要买红头绳,会场人很多,大娘说你站在这别动,我去给你买。大娘走了,王鹳骗二姐说他有红头绳,就把二姐骗走卖给了一个南方的人贩子,得了两块大洋。几经转手,二姐最后卖给了云南深山里的一个瞎子,也就是二姐夫。由于当时年龄太小,她只知道村名和父母、自己的名字,还记得村里有个火神庙、大槐树和井,别的什么也记不清了。二姐的儿子从上初中就开始帮母亲找家,可中国叫杜村的村太多了,如何找?前几年二姐家买了台电视,她从电视中听到了乡音,从话音上她判断可能是豫西一带的,她儿子就在地图上一点一点的找,最后找到了几个杜村,写了上百封信,才得知我村50多年前村上曾丢失过一个女孩,与二姐的情况非常吻合。二姐坐不住了,就决定回家看看,想了却一生的回家梦,没想到还把仇人给找到了!可仇人早死了。
        “鹳叔呀,你枉披人皮,为了两块大洋,你害苦了我一生呀!”二姐又哭昏过去。
        “二姑,我爷对不起你,我向你赔罪了!”战魁直挺挺地跪在二姐面前。战魁爹和战魁娘也跟着跪在二姐面前。
        二姐的父母早不在人世了,爹是娘把她丢了后给气死的,娘是想女儿哭瞎哭死的。二姐没有兄弟姐妹,印象中的坛没有了,火神庙没有了,毛草房没有了,连家乡话也不会说了,只有那棵大槐树还在,仇人的后代还在,这还是二姐的家吗?
        “我苦命的爹呀!娘呀!”村西的坟地里传来了二姐那撕心裂胆的带着浓浓云南口音的哭声。
     
                    二OO三年元月十三日于南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极限玩家  

GMT+8, 2019-8-22 08:39 , Processed in 0.22936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